洞庭水上一株桐

抖机灵的台词与荒诞派戏剧,英式二人组合和灵魂伴侣,道德制高点加青少年空虚。
以有涯随无涯,思而不学,不知足,不知止,不知彼,不知己,乐乐而殆。

【PQ生贺】【PQ鲨/RA鲨, 寇让/PQ鲨】Lazy Birthday Afternoon 1

根本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会不会坑。
说是PQ生贺,其实同样也夹带了各种作为一个RA粉/警察粉的私货。
RA鲨性格主要来源于:OLC录音,他经常饰演的各种毒舌角色和访谈,包括但不仅限于Douglas Richardson (Cabin Pressure), Peter Mannion(The Thick Of It), Ted Wallace(The Hippopotamus)。
PQ鲨性格主要来源于PQ访谈和TAC的舞台上(我这个戏剧的门外汉)能看出来的东西。Play School,The Fix, Sweeney Todd,Secret Garden等剧目和节目中PQ的性格都比较多变而且很难糅合到Javert身上去...所以暂且不表。
梗主要来源于Les Miserables。
想写一些关于La Cage Aux Folles(一笼傻鸟)的梗,PQ和RA在09年后者的复排中一度饰演了夜店老板Georges(PQ)和他的伴侣,变装皇后Albin/Zaza(RA)。然而人设还是跟Javert差太大了...暂时想不到怎么放进去。
Afterlife设定。还有很多别的梗
作者非教徒。任何演员和角色都不属于我,虽然我想把他们都养在后院。
1.
Allam!Javert不是个早起的人。他还以为全PaRiS都知道这一点。没有人在早上打扰他。Quast!Javert尝试过一次,发觉他会毫无道理地变得非常尖刻。
这大概来源于Roger Allam晚间大吃一顿再小酌两杯的习惯。同样因为Roger Allam,你要是在他的饭点去找他,多半会得到一顿他手制的大餐。大家都赞不绝口,除了Kaga!Javert。他的品味很特别。(注1)
他和住在PaRiS的其他人物角色一样,身上带着一点点演员的人生哲学,和一大半角色的设定。AJavert和Allam一样尖刻,也跟所有的Javert一样悲观。
大家都说这样的人通常没有什么朋友。
事实却不尽然如此。
Allam几乎招待过所有的Javert和Valjean到他的公寓里来过。他偶尔也请年轻人来,但是只有Grantaire们不会被他刻薄的言语吓得心惊胆战(正如所有的Marius们一样),恼羞成怒(Enjorlas们很难忍受他,幸运的是,或不幸的是,这种敌意是相互的)。他也请过其他的Allam,比如Douglas。
Douglas慢条斯理地又满怀骄傲地讲了讲自己走私和服的事。
AJavert很快发现邀请Douglas参加他们的聚会行不通。首先,Javert们很少知道飞机或者和服是什么东西,其次,他上甜点的时候发现Lewis!Javert和Mann!Javert(注2)正在厨房门口密谋逮捕他,完全忘了PaRiS没有警察系统也没有犯人这回事。
...啊,他说到哪儿了?
他以为所有人都知道不该在九点钟之前敲响他的们。
他晃晃悠悠地爬下床,一头金棕色的卷发在额头前面跳着舞,弄得他额头有点痒。
他挠着额头打开了门,和门口的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哈,Valjean,原来是你!”他的语气欢快而好客,“我还以为是哪家的考拉忽然下树赛跑撞到我的门上了!说实话,刚才我想了好久也没分辨出你和考拉的区别,直到我想起来,考拉不在......”他回头看了一眼座钟,“五点钟敲人的门。他们这时候和正常的人类一样,都在睡觉呢。”
对他的评价无言反驳也司空见惯的Wilkinson!Valjean笑着摇了摇头。他挑起一边的雪白眉毛,一边把手背在身后踮了踮脚,想透过他的肩膀上方确认里面有没有人。他一直猜测不到AJavert的私生活如何。其他的Allam都是享乐主义者。可是其他的Javert好像都是禁欲主义者。
“进来吧,”AJavert侧了一下头示意他。WValjean从善如流地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门。AJavert对着沙发努了努嘴,WValjean就坐下了。AJavert接着给他倒了杯红酒。天啊,这一大清早的。他抬头疑惑地看了AJavert一眼。
“我以为你招待客人的时候会想清醒清醒。”
“要让我和客人在同一频道,让我先把客人灌醉,倒更容易一些。”
WValjean不置可否地接过了酒杯,但一口也没喝。
“说吧,”AJavert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这么早把我从梦中的魔鬼手里叫醒是为了什么?”
WValjean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大家都不了解AJavert。是的,他是最早的Javert,剧组所有人可能都研究过一点点他。可是他只存活了几个月,很快就退休了(注3)。他的形象一直都很模糊。他真的做噩梦吗?他比别的Javert更黑暗或者更尽忠职守吗?没有人知道。
“今天是Quast!Javert的生日,可是我要去Kaminloo!Valjean的台上替代米里哀主教......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荣耀。你能帮我带他庆祝生日吗?”确切说来这天是Quast本人的生日。只是大家都默认了没有官方生日的角色的诞辰就是演员本人出生的日子。
“我们不庆祝生日。”WValjean知道“我们”指的是所有的Javert。Javert们不喜欢庆祝生的喜悦。他们只在忌日里齐聚一堂,一般是在河边。Valjean们没法靠近。Jackman!Valjean经常因为对Crowe!Javert感到担忧而试图去加入他们。可是和金刚狼一样健壮的他每年走上交易桥之前都会觉得自己像刚扛了一个Ball!Marius一样那么累。这应该是冥冥之中的天意。Javert们在六月七号就得呆在一起呛水。
“我知道你们不庆祝生日,”但WValjean是个固执的人。他每年都会想办法把QJavert拉到自己家里来,或者街上去,或者餐厅里,跟他一起庆祝生日。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确实对QJavert有点偏心。他有很多个Javert,但是他一直只给这个庆祝生日。AJavert和他并不亲密,而且他也不像QJavert一样看起来...那么需要照料。每个Javert都有点缺乏安全感,但QJavert特别——一旦不得到认可,他就显得非常不安,绿眼睛里甚至会填满惊慌失措。在他做市长的时候(他做了多少回市长?数不清了)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个探长的弱点。Javert们都有自己独特的良心,而且服从权威。大部分最终会选择跟随前者。QJavert有所不同,他往往难以在权威和自己的准则之间取舍。当WValjean自己还是市长的时候,只要他们俩发生冲突,QJavert就会陷入纠结和矛盾,无所适从。亲眼见过他这种脆弱状态之后,WValjean对QJavert就是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心来。
他担忧着QJavert,一时间沉默得太久了。
在此期间AJavert一直审视地盯着他看,像要给他看出个洞来。他的肩膀一阵幻痛。他想起他们在台上打的那三个月的架。那时候WValjean才刚被创造出来,还不太会偷懒,AJavert虽然没有QJavert那么高,也是大块头。他们总是打得很辛苦。
最后AJavert先开了口,带着玩味的神情,WValjean好奇他在自己的身上到底看出了多少东西。
“好好好,我会陪你的绿眼睛男孩度过难忘的一天的。”

他看出了全部。
WValjean放下高脚杯,找好借口,连声道歉,逃离了AJavert的住处。
旧习难改,他依然受不了任何一个Javert对他性格和思想的窥探。

注1:Kaga指的是鹿贺丈史(Takeshi Kaga),日版让叔。鹿贺曾经主持过一档料理节目,名叫料理铁人。他在节目上干过生吃整个青椒一类的事情。神情很陶醉。
注2:演员分别是25AC的Norm Lewis和Original Broadway Cast的Terence Mann。
注3:并不知道他后来是否重新被邀请出演Javert,但事实是Allam的Javert只存在了那么一季。除那之外,Allam只在当年的托尼奖和二三十年后的纪念活动里唱过Javert的唱段。Allam本人给出的理由是他不喜欢重复饰演同一个角色。

热度(20)

© 洞庭水上一株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