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水上一株桐

抖机灵的台词与荒诞派戏剧,英式二人组合和灵魂伴侣,道德制高点加青少年空虚。
以有涯随无涯,思而不学,不知足,不知止,不知彼,不知己,乐乐而殆。

【PQ鲨/RA鲨 寇让/RA鲨】Lazy Birthday Afternoon 2 to End

就这么随随便便地结尾了!假装这是篇水仙,其实到头来还是个Valvert哈哈哈哈...
2.
Quast!Javert是个早起的人,但他今天起得比平常更早。 通常他的作息规律得分秒不差。
他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给自己弄一杯牛奶喝。 七点半他梳洗停当(那头柔顺光滑秀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保持了整洁的!),读着报纸吃早点。八点他出门散步,在离住处三个街口的十字路口碰见生活同样规律的WValjean。如果碰不到他会站着等一会儿。WValjean几乎从不失约,尽管事实上他们从未约定过任何事,只是默默地达成了共识。他们会这样走上两三个小时,可以一言不发,但却不会觉得不适,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有时他们讨论,然后争吵,最后不欢而散。
但翌日清晨他们依然在同时同地碰面。
如果WValjean有急事,Cosette,Gavroche,有时甚至是Alzema,会给他带口信。Cosette会陪他散步,然后他们聊天,虽然除了WValjean他们当真什么共同话题也没有。Gavroche会跟他一起去商店。小顽童常常拿起一个苹果径直走出门,QJavert就拎着他的领子让他回来,最后往往替他付账,并要求他给WValjean带个口信(“我今天一切都好”)作为回报。
每一年Quast的生日当天WValjean则坚持跟他一起度过。他对庆祝始终没有概念:这是一项毫无意义的举动,他也找不到值得庆祝的理由。
可在这种日子里他还是会早起。他找出了自己接受勋章时穿的礼服挂在门口。他头发上绑着深蓝色的缎带,取了牛奶和粉丝信,穿着衬衫好整以暇地坐在阳台躺椅上盯着楼下。
六点了而WValjean还没有出现。
他有可能马上就来了。QJavert把礼服穿上了。
七点了而WValjean还没有出现。礼服太厚了,他的发丝快被汗水弄乱了。他紧皱着眉头站起身来走到阳台另一边,那里能看到路的尽头。
九点了而WValjean还没有出现。他给他打了个电话。没人接。
十点了而WValjean还没有出现,他把礼服脱掉了,但没收起来,依旧挂在门口。
他开始回想自己上个星期有没有和WValjean发生争执。但似乎一切如常。他确实对WValjean对待流浪狗的方式表达了不赞同。WValjean没说什么因为即使他不同意,他知道对方也不会听自己的。
十一点钟他在躺椅里醒来。缎带上的结被他头颅的重量压扁了,他只好重新收拾自己的头发。
一点钟他穿着礼服站在了自家门口,内心一片茫然,不知道该往何处去。
他打开门,隔壁的AJavert穿着白色丝绸睡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太奢侈也太随意了,他暗自对另一个自己的着装评判道。
“你在自己家里就穿这个到处晃荡?”几乎是同一时刻AJavert惊叫出声。“我开始觉得我今早接下的是个烂摊子了。”

3.
QJavert和AJavert并不是很熟悉。
更正,QJavert一直认为AJavert对自己不是很熟悉。
AJavert像是那种在插图上印出来的Javert。愤怒,凶狠,坚毅硬朗的面容。流畅的声线。如果由莎士比亚来写沙威或许就会是他这个样子。
他对A充满了欣赏和敬畏。他看上去总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直控制着自己在每个场景做出的回应。连他死去的时候都像是做出了最合适的决定——QJavert总觉得他自己死的时候就差哭着在巴黎城跑圈了。他死时的困惑一直保留了下来。他依然是所有Javert里看起来最受困扰的一个:从来没有得出结论,又不肯放弃思考。
他也觉得AJavert......是个混蛋。
自满,得意——走进蒙特勒伊,被那个市长的善心弄得不知所措疑心重重之前,他自己也是那个样子。他怀疑自己正式因为AJavert和从前的自己相似,才这么不愿接近他。他认为自己很了解AJavert,认为他是个暴戾又自以为是的混蛋(和一生中多半时间的他自己一样,他在心里苦涩地补充道)。
直到今天。
AJavert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走在前面。他穿着礼服,踏着皮靴,跟在后面。
他不明白WValjean为什么今天偏偏挑了这个人来代替他的位置。如果不是跟WValjean出来他宁可自己在家呆着。
AJavert回头看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把这疑惑说出了口。
“我怀疑他自己也不知道。”AJavert说着把头转回去掏出钥匙开了门,“他可能觉得我对你会是个好影响吧。”
QJavert翻了一个白眼。
上好的牛排配着葡萄叶的香味从厨房渗进他的鼻子。这时候他发现,在阳台上踱步一上午之后,自己的确是饿了。A招呼他坐下,他感到自己像个超龄的学生。A像警署的长官一样一直命令着他做这个做那个。尝尝这个——A说。别浪费我的一片好心,A说。把酒喝了好吗?今早你的Valjean刚刚浪费了我一杯,A说。他真的很看重给你过生日,A说。
不知道是被礼服闷得头晕还是酒精作祟,QJavert紧张得忘了用哪只手拿叉子。A嗤笑出声,手从桌子的另一端伸过来把他的餐具摆正。QJavert一抬头发觉另一个自己正在微笑。不是窃笑或者嘲笑。一个真心实意的,温和的,表达着喜爱的微笑。就像他的(他们的)Valjean对每个人做的那样。
他尝试着动了动面部肌肉。可是他自己做不到。掌管微笑的肌肉在他脸上一定是相当缺乏训练。而这也不是一天十五次微笑的训练计划能拯救得了的。
在酒精作用下他感到一阵绝望,想象着面前的这个自己对着Valjean微笑的场景。冰释前嫌,就像真正的老朋友一样。没有愧疚和恐惧,也没有疑惑。
他叹了口气。
“你太紧张了,就好像你怕我似的。”
他恨AJavert老是这么一针见血。
AJavert的身体又前倾了一点。他看起来那么放松。“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可怕我的。字面意义上,我就是你。”
QJavert摇摇头。“我们长得就不一样。”
“那根本不重要。我们就是同一个人。在我们短暂的人生当中面临重大抉择时我们总做出相同的选择,承受相同的后果。”
他倒从来没这么想过。他边切着牛排边好奇地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人。
对方正在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他看上去...非常满足,好像天底下就没有任何难住他的事情一样。
于是QJavert脱口而出。
“我永远也不会像你一样那么确信任何一件事情。”
AJavert对这个回应一点也没感到惊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存活得太仓促了。我没法像你一样。这让我感到有点遗憾。”
QJavert的困惑只增不减。他盯着对面那个自己的脸。
A对他摊开了手。
“我们的人生不是一直在做选择题吗?当然,我们,Javert们,会选择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可是最早的我只有答案,没有足够多的问题。每个演员为了创造自己的Javert,都给自己的Javert创造了一系列戏剧冲突...你的创造者把你的人生调到了困难模式。正因如此你才是最受欢迎的。敬Philip Quast?”
Q没有抬起酒杯。
“...你说我是最受欢迎的?”
“不然呢???”
“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他咕哝着。
“...跟你和WValjean交谈真是个累人的活计。Valjean习惯躲着所有的Javert我可以理解——他逃成了习惯因而总是遮遮掩掩的——奇怪的是他跟你交朋友倒是一点问题也没有——你,作为一个Javert,你的脑筋为什么这么钝?”
被这么劈头盖脸地数落还真是有点难以接受。然后他想起自己曾经也是一个这么直接的人。“我只是从来没这么想过。我只知道我好像是情绪最容易激动的一个Javert。”
“...你确实把什么都写在脸上了。但你也是最受欢迎的Javert。你知道你的粉丝信比所有人都多吗?还有你拥有最多的留存下来的录像和录音?”
“我不知道。”
“好吧,现在你知道了。”AJavert不耐烦地把双手抱在了胸前。“你是梦幻版本。你是名人。我一直以为你知道呢。我还以为你是因为这个才背着维持形象的包袱。”他意味深长地打量了一下Q身上的礼服。
“...但Javert们——我是说,我原本就是这样的啊?”
AJavert摇了摇头。
“是的,大家都还是Javert。可是自从我们都死了...你就是最后剩下的最Javert的Javert了。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变得有点放飞自我...可是你一直穿着当年的衣服,按当年的方式生活。”
“我并不想改变。”
“这就是我的意思。你是Javert们最后的良心了。如果我想在你腿上跳钢管舞,我现在甚至都不会犹豫。只是打个比方,我其实不喜欢钢管舞...”
“谢天谢地,你太重了,我的腿怕是撑不住。”
AJavert被他噎了一下。半晌过后他继续说道。“我想WValjean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最喜欢你。”
...QJavert发誓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红了。“什么?”
“WValjean。他对每个人都很友好,当然。Valjean们大部分都这样,W尤甚,他总希望能救助所有人。但他就是最喜欢你。”
“我还以为你总约他来你这儿。”
“我总邀请所有人来我这儿。你总是不来。我们其实没什么话可说。毕竟我们只在一起呆了三个月。当我们交谈的时候他总能找办法把话题转到你身上去。Q今天没在——Q其实很喜欢吃牛排,但他不舍得买。诸如此类。今天早上格外过分。他五点钟把我吵起来,让我给你过生日。”
啊,这倒解释了A为什么忽然叫他出来。
“我和W的关系没有亲近到我任他随传随到。”AJavert可能会通灵。“所以我不仅仅是为了他才叫你出来的。我说了,我为我自己感到遗憾。看到你能让我少点遗憾。你是最好的Javert。”

一股久违的自豪感席卷了Q。一些细小的藤蔓从他的心底爬上了他的嘴角。他对着较年长的自己微笑了一下。
“别那么对着我笑。”AJavert低头去解决自己的最后一块菜叶子。“留给WValjean吧。他总是那么无私地对待所有人。我经常觉得这个世界应该还他点什么。”

二十分钟后QJavert站在了玄关和AJavert道别。“生日快乐。你是Javert们的骄傲。我们感激世界给了我们像你这样的Javert——我想这就是WValjean坚持要找人代他庆祝你的生日的缘由。”AJavert语气平淡地说。
转过身去的时候,QJavert决定去剧院拜访一位主教,顺便练习一下微笑的技巧。

热度(19)

© 洞庭水上一株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