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水上一株桐

抖机灵的台词与荒诞派戏剧,英式二人组合和灵魂伴侣,道德制高点加青少年空虚。
以有涯随无涯,思而不学,不知足,不知止,不知彼,不知己,乐乐而殆。

觉得得写点什么,要不就把J&H三十号那场的观后感写了吧。
刘令飞老师是我要看这剧的初衷。因为他长得帅。因为有人警告过我他气质危险且神秘。但种种原因,我看的第一场是大龙的。
没细看过原著,听过几首歌,知道基本的故事但对人物关系一窍不通,这样的我第一次显然是怀着期待进场的。但这几天事情太多了,焦头烂额。二十四号那天我坐在三楼看台上演戏,一下子跳戏到布朗神父探案集里那个以为自己是上帝的神职人员,然后又想起《旧色》里我最钟爱的那个警察,向他的挚爱友人谈及“我所爱的巴黎”。
但戏里的伦敦不可爱。
我的视角又格外挑剔。

第二场我去看,是三十号刘令飞老师的末场。前排看戏,他的额角清清楚楚,病人的颤抖清清楚楚,情侣的拥抱清清楚楚。我身边是个短发的姑娘,和她的丈夫,她全程不断重复着一句话,那个白富美好可怜啊。

我心情是说不上好坏的。
这也是一场大戏。父女,朋友,情敌,道貌岸然的,雷厉风行的,忧心忡忡的,随波逐流的。善良和正义的表象无法支撑,纯洁和无辜的灵魂终于放出了恶魔,也想像它一样“自由地活着”。
被推荐了原著才觉得刘令飞更还原。郑云龙的Jekyll受欺凌,懦弱的青年人放了一个Hyde替他出头;刘令飞的Jekyll受委屈,明眼能看见他胸中一团郁结,配合之后对舞女不恰当的欲望,孕育出一个恶魔。

理当受感染的时候我却在审视,却在抽离;理当安稳睡眠的时候我梦见一个恶魔,像两年前梦见一个舍得明明白白地妒忌的我。

热度(2)

© 洞庭水上一株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