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水上一株桐

抖机灵的台词与荒诞派戏剧,英式二人组合和灵魂伴侣,道德制高点加青少年空虚。
以有涯随无涯,思而不学,不知足,不知止,不知彼,不知己,乐乐而殆。

沙李Valvert Xover 片段灭文法


睡不着,决定先跳过剧情,挑几个kuso梗玩一会儿。
前文在lof里的上一篇。

1.
田杏枝听说要来住的那个官叫沙威,一直以为他是沙书记的亲戚。

2.
马德兰自从听说沙威要来京州市,行走坐卧都不太安宁。
吃晚饭的时候他心不在焉地嚼着馒头,田杏枝看他胃口比以前还要糟,就问李达康今天的馒头是不是不好吃啊?
李达康也尝不出什么问题来。
田杏枝又问李达康,那他这是怎么了?
李达康也纳闷,自打赵东来来报告,说他们那边的警察局长一路坐飞机来中国有要事相商,这人就神游天外了。
是什么事情不能电话里说呢?也不能发邮件?也不能派人来?
田杏枝一拍脑门,那肯定是私事啊。
李达康又纳闷了,那局长里也没说什么事,怎么这人就忧心忡忡成这样了呢?
那他自己肯定知道局长找他什么事。
这在同一个屋檐底下也住了有些日子了,李达康觉得他们俩聊经济建设聊得挺投机,也不当外人,直接就开口问他,您的那位局长找您什么事儿啊。
马德兰答非所问:
“他不是【我的】局长。”
李达康不死心,接着又问,“你好像很怕见他。”
马德兰语焉不详,
“我们之间有一些往事。”
李达康想,法国人,可能情感关系是比较复杂吧。
(私设,让叔和wuli康用英语交流,让叔和鲨在小镇关系暧昧,在让叔启程前二人因为处置街头游行的事情发生争执,鲨开始怀疑让的身份并有所表现,让叔选择放下手头政务亲自出访京州就是为了躲避鲨鲨)

3.
沙瑞金在健身房看到了在盛夏酷暑裹得严严实实的马德兰,暗暗称奇,在做器械,说要跟他比一比。
马德兰推说自己健身只是活动筋骨,肯定比不过沙瑞金,直接告辞。
沙瑞金发现马德兰刚刚用完的器械全都调到了最大重量,而他离开时一点也不像筋疲力尽的样子。
想起马德兰最近一直吃住在李达康家,沙瑞金被几股焦虑同时席卷了。

4.
沙瑞金挑了一个李达康加班的周末去他家看望汉东省的大投资商马德兰先生。
马德兰提及私人事务话特别少,然而对经济建设和民生问题侃侃而谈,谈完之后还会脸红耳热,说自己不小心说多了。
沙瑞金的焦虑一点也没有好转的迹象。

5.
赵东来局长刚接到沙威就决定自己不喜欢他。
因为在他引用法语诗句的时候,对方拿那如星空般深邃的双眼,对他投去了一个不耐烦的眼神。
这不能怪沙威。他的精神需求全是被一场场审判和一次次逮捕满足的。以前还有和市长的唇枪舌剑。
但那很快就会成为不愉快的回忆了。被一个骗子耍得团团转,还险些被他的仁义道德蛊惑!
沙威探长发誓以后不再这样信任一个雄辩的人。
也发誓不再信任别人夸他眼睛好看。

TBC

热度(30)

© 洞庭水上一株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