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水上一株桐

抖机灵的台词与荒诞派戏剧,英式二人组合和灵魂伴侣,道德制高点加青少年空虚。
以有涯随无涯,思而不学,不知足,不知止,不知彼,不知己,乐乐而殆。

【官房长/右京】失眠症(续)

忽然失眠。

喝着红茶想着上次治好自己失眠的那个人——很想问问他究竟都私下用了什么招数。

不过已经不可能了啊。

低头苦笑。反正问他也会说,什么招数不重要,下次失眠的时候你来找我呀。

可是我现在找不到你,我可是见不到幽灵的体质哟。

哦呀。冷风吹进来了,红茶会凉。

站起身关上窗子,沉思着望向远处警察厅的大楼。

灯光大多是暗的,精英官僚们半夜处理紧急事件的机会少之又少,不像警视厅,例如搜一的那三位,通宵后睡在办公室是常事。

那人应该也很少熬夜吧,睡的很足。…陪自己不睡的时候,也一直哈欠连天的。

坐回客厅里,黑暗中听着茶匙翻搅碰撞杯壁。

哪天自己去吃回转寿司的时候,也试着把盘子放回去吧。

烤肉就算了,官房长说过,一个人吃烤肉很奇怪的。

热度(10)

© 洞庭水上一株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