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水上一株桐

抖机灵的台词与荒诞派戏剧,英式二人组合和灵魂伴侣,道德制高点加青少年空虚。
以有涯随无涯,思而不学,不知足,不知止,不知彼,不知己,乐乐而殆。


重温Pre-season.

这就是我爱上那个右京桑的瞬间。

正好最近看着女巡按,98年的台湾传奇言情喜剧风范,正骂着认死理的那位。

刘非师爷萌得像小狐狸,我是说姓神户那个小狐狸,又比他城府深像老狐狸,我是说姓小野田的那个老狐狸。

但是我爱的依然是右京。契约公平,毋庸置疑。

更不要不守规矩的人胡乱品评,当作是悲天悯人的情怀。

犬与狼之间里小警察吐槽让叔那一段至今历历在目。你就是有门不走非得打破了那扇窗。

——其实哪怕没门儿,窗子也是不许砸的。


热度(3)

© 洞庭水上一株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