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水上一株桐

抖机灵的台词与荒诞派戏剧,英式二人组合和灵魂伴侣,道德制高点加青少年空虚。
以有涯随无涯,思而不学,不知足,不知止,不知彼,不知己,乐乐而殆。

无题

哦,情人节。

清晨习惯性打开手机,翻阅一串一串的祝福短讯。孤家寡人的自己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窗户半夜叫自己打开了。眼下正巧觉得有点冷,披上睡衣,又太单薄了,半点用处也没有。

在这种时候,偶尔也要想念一下另一个人的体温。一边打消这个念头,一边想着,果然是老了,怎么忽然多愁善感起来。

一个人住着,到现在又有几年了呢——想起来和那人告别之际,电视上还播着伦敦奥运会的十分钟。已经这么久了,偶尔也觉得,不需要恋人了。

一个人窝在沙发上放歌剧,只要房子隔音够好,不必顾忌另一个人的睡眠;

休息日不会被另一个人的嗓音惊醒,陪着她四处寻觅盛景游玩。

起初还觉得无尽苍凉,直到这屋子失了她的温度和颜色,直到尘封的相册几年未有添上一张新的相片。

孤独再也不能感知,它已经注入血液流入脏腑。


热度(3)

© 洞庭水上一株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