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水上一株桐

抖机灵的台词与荒诞派戏剧,英式二人组合和灵魂伴侣,道德制高点加青少年空虚。
以有涯随无涯,思而不学,不知足,不知止,不知彼,不知己,乐乐而殆。

有时候是紫色,是药物作用下的幻象和细小的花瓣;有时候是靛青,是薄荷糖和世上独一无二的植物;有时候是蓝色,是白衣苍狗身后的包容万象的天,和鱼跃浪头所在的吞噬万物的海。有时候是绿色,是春日的青草和新漆的栏杆;有时候是黄色,是蒲公英和狮子的毛发;有时候是橙色,是裹挟了温情的暖光和多汁水的橘子。
有时是红色,是刃上的鲜血和滥俗的血红的玫瑰;
有时是棕红色,是干涸的鲜血和失神的枯萎的玫瑰。

有时候,已经褪色了,就记不起是什么了。

要回忆都是徒劳。

热度(3)

© 洞庭水上一株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