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水上一株桐

抖机灵的台词与荒诞派戏剧,英式二人组合和灵魂伴侣,道德制高点加青少年空虚。
以有涯随无涯,思而不学,不知足,不知止,不知彼,不知己,乐乐而殆。

[福尔摩斯/亚森罗平/悲惨世界]三边混同小段子

转载于 叮铛小铃儿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槽多到吐不完!!!
1. 老福新技能:专触老年法国警察逆鳞。
2. 冉阿让新技能:更好地变装。
3. 亚森罗平认为冉阿让和他心目中的妙贼可不太一样。但他确实也逃了好几十年,还总撞到同一个警察。
他怀疑冉阿让的作者脑子可能有点钝,直到他在某天早晨听见了冉阿让的自言自语。
天啊,这作者脑洞真大,连他笔下的人物脑子里破事都那么多。
4. 沙威认为莫里斯和马吕斯能成为好朋友。
5. 华生平生第一次在法国呆了这么长时间,但因为一位好心绅士在福尔摩斯不在的时候寸步不离地陪伴他,他并没有学会几句法语。
沙威探长教了他几个数字的读法: zéro, un, deux, quatre, six.
6. 莫里斯和华生在描写冉阿让时遇到了巨大的难题: 要讲清楚他的生平势必要浪费很多笔墨,比血字里那段福尔摩斯认为“不知所云”的沙漠故事可还要长得多。
7. 冉阿让给被擒获的沙威吃了柯赛特烤的面包。
沙威不太情愿,可他实在太饿了。
他还把没吃完的带去了警署。
远道而来的英国客人被强烈要求尝试一下声名显赫的法式烘焙。
在福尔摩斯来信请求沙威之后,柯赛特给华生寄了面包的配方。
福尔摩斯和华生又毁了哈德森太太一个烤炉。

叮铛小铃儿:

[福尔摩斯(原著向)/亚森罗平/悲惨世界]三边混同小段子




本体:




1.


“福尔摩斯....”华生尴尬的看着面前的东西,“我不觉得我能....”


“没什么的,华生。”福尔摩斯灰色的眼睛温和的望着他的朋友,伦敦罪犯看到这情景只怕会大吃一惊,“凡事都有第一次,”他说道,“这是件十分美妙的事,别担心,我会教你的。”


华生紧张的伸出手臂,笨拙的把小提琴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脖子生疏的歪过来夹住它,“这姿势对吗?”


“很好,华生,老伙计,很好。”福尔摩斯鼓励道,“我们先从最简单的指尖训练开始。”


2.


亲爱的莫里斯:


啊,我的老朋友,我从凯尔迪编辑那里得知你已经将这个月的稿子交给他啦,这再好不过了,否则那善良的老编辑头上又要多出几根白头发了。既然这个月的工作已经顺顺当当的完成了,我想你不介意我在和平广场的餐厅里为咱俩定个位子,一起享受一顿完美的晚餐吧?我用拉乌尔当德莱齐的名字定的。我们可以一起聊聊克尔曼夫人家的红宝石,哦,那可真是比血*滴还艳*丽呢。或许是科尔嘉岛的冒险?上帝知道,那可惊心动魄着呢。你又可以为你的故事收集到不少资料啦。




P.S. 老加尼玛尔探长还以为我被困在马赛市呢,可别告诉他,我得拿他好好寻寻乐子。




落款:ARS.L.(亚瑟罗平)




3.


“他是个恪守职责的老警探,你知道,就是有点...”有个年轻的警员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固执...他执着于一个好多年前就消失的苦役犯...”




“我明白...”另一个警员说道,“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他们中大多数年事已高,他们就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抓着些鸡毛蒜皮的事不放,因为那已经是他们所剩无几的生命中唯一有意义的事了。“




他们看到沙威望过来后就匆匆闭上嘴跑开了。




沙威盯着他们的背影,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了。




但他知道自己会找到那个老逃犯的。




---24601






混同大乱斗:




1.


那位法国老探长看见福尔摩斯后只是点了点头,他没说话,但是目光中流露出的傲慢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但愿您的风寒没有给您带来太多的困扰。”福尔摩斯用法语说道。华生安静的站在一边,他的法语仅仅只能让他勉强听懂他们的对话。




警探挑起眉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他干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惊奇。“巴黎警署将全意配合您,我们感谢您愿意帮助我们,福尔摩斯先生。”




“您太客气了,先生。”福尔摩斯说道,“事实上我对你们的感激之情远远大于你们对我的。你们把我从在莫里亚蒂死去后就变得乏味空虚的生活中拯救了出来,否则我的事业和时间就要浪费在替小女孩找丢失的铅笔,或者是抓一个偷了面包的窃贼这种极端无聊的事中了。“




那个名叫沙威的探长立刻就变了脸色。




2.




“那个英国佬有什么了不起的?”加尼玛尔探长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他不就是抓到过几个谋杀犯吗?他甚至还私自赦免过不少罪犯!除了能直接看出一个人干什么职业,有什么隐疾,有什么习惯之外,他和我们也没什么不同的!就凭这个他能抓到亚森罗平吗?我真不明白署长为什么要把法国人自己的事交给一个外国人?”




年轻的警员沉默的听着,事实上他刚才在沙威探长嘴中听到了相同的话。




3.




“你会说英语吗,探长?”华生用英语问。




加尼玛尔探长挑起那条花白的粗眉毛,一只眼睛张开瞥了他一眼,又闭上,很久才用法语答道:“一点点。”




4.




“你会说英语吗,探长?”华生用英语问。




沙威探长挑起那条花白的粗眉毛,一只眼睛张开瞥了他一眼,又闭上,很久才用法语答道:“一点点。”




5.




“你会说英语吗,先生?”华生用英语问。




拉乌尔当德莱齐热情的用英语叫道,“当然,先生,我会说英语,你可以和我谈论任何你感兴趣的话题。”




华生松了口气,“事实上,警署里有两位老探长对说英语的人可不太客气。“




”你不用管他们,先生,这些抓不到贼的老探长就像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一样,脾气怪的很。“




6.




加尼玛尔探长和沙威探长肩并肩的坐在一起望着塞纳河湍急的漩涡。他们对视一眼,叹了口气。




“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他的,”加尼玛尔探长开口道,“无论他跑到天涯海角。”




“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他的,”沙威探长接着说,“这世上已经没有容他藏匿的地方。”(There is no place for him to hide.)




“即使没有那个英国佬的帮助。”他们一起咬牙切齿道。




7.




加尼玛尔探长赶到的时候正好碰上福尔摩斯在盘问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妇人。




“这是加尼玛尔探长,”福尔摩斯介绍道,“这位老妇人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诉您,探长,我想您一定愿意听一听。“




一定是关于亚森罗平的事,加尼玛尔心想,他说道,“当然,夫人,我很愿意聆听。”




他没有注意到福尔摩斯已经拉着华生跑了。




老妇人紧紧抱着加尼玛尔探长,一边摇晃一边叫道:“探长先生,我求您,您一定得把隔壁德弗斯家那个小鬼抓起来,他天天跑到我花园里来偷我的油桃,真是讨厌死了,还有我家的角落里都是白蚁,您得帮我找几个人来灭虫。费力普家的钢琴,吵得我都睡不着觉,还有乌底尔家的衣架,陶德斯家的玻璃,百得蒂家的厨房...探长啊,您可一定得帮我做主啊。“




加尼玛尔一边听她尖叫着,一边心里骂道:




操*他*妈*的英国佬。




8.




“我需要您到警局里,然后按照我教您的,在沙威探长面前说几句,先生。”福尔摩斯说道。




那位割风老先生张大眼睛摇摇头,“我很愿意帮助您,先生,可是...”




“您不需要担心他认出您,冉阿让先生,“福尔摩斯打断道,”您大可以信赖我的伪装技术。“




割风手中的茶杯在震惊中摔碎在了地上。




9.




“真是个凉爽的晚上,是不是,莫里斯?”亚森罗平挽着莫里斯的手在大街上闲逛着。“你看,我也学会英国人用天气聊天的习惯了。”




“要下雨了,亚森。”莫里斯说道,“我们应该带把伞出来的。“




”太扫兴了,不是吗?恐怕那位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要淋得透心凉了。“




”亚森?“




亚森罗平仅仅是调皮的向他眨眨眼睛。




10.




蒙在他脸上的黑色头套被扯掉了,伴随着一声快活的口哨声。接着他眼前浮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影。




“啊哈,福尔摩斯先生,您今天也掉进亚森罗平的圈套了.....咦?您不是福尔摩斯先生,您是谁?您看上去有些熟悉啊,您是不是巴黎警署的人,我对那儿可熟悉着呢,说不定我还和您打过招呼呢?您认识加尼玛尔探长,他是我的老朋友啦,有空我可以让他请您和我一起喝茶...不过眼下我可真想不起您的名字,真抱歉。”




沙威瞪着眼前那个人,他看上去约莫三十岁,身形修长矫健。他从沙威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他的警员证,眯着眼睛看着。




“沙威探长...啊哈,我知道您,加尼玛尔可是经常提起您的名字啊,您是他的朋友,那您也是我的朋友啦...您有没有从他的口中听说过我?没有?真可惜,加尼玛尔这朋友当的可不太地道?他可真伤了亚森罗平的心了...不过没关系,我听说过您就行了...“接着他顿了顿,说道:




”据说您对一个偷了面包的逃犯有着特殊的迷恋?“




”闭嘴!“沙威终于可以开口了,如果不是绳子捆着他,对方只怕已经挨了他一下了,”你个话痨。“




亚森罗平露出一个有些伤心的表情,”是吗?从没有人说我是话痨,我还以为我算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呢...”他站起来,在一个黑包里摸索着什么,“既然您不是福尔摩斯先生,恐怕我得对您采取些手段...”他拿出块布料,沙威意识到那可能是氯仿。




“顺便告诉您,我们现在在一户普通人家的储藏室里,这里有好多面包呢。啊对了,这户人家有个漂亮的女儿,名字叫欧福拉吉割风,不过大家都叫她珂赛特,那可是只甜美的小百灵鸟,不知道您醒来以后能不能代我向她表达我的仰慕之情呢?您一定会的,对不对?现在睡吧,先生....说不定您在梦中能见到那个令您魂牵梦绕的逃犯呢....”




11.




“福尔摩斯先生,您看见沙威探长了吗?”加尼玛尔问道。




“没有,探长,”福尔摩斯从容道,“您在面包房找过吗?”




“我可没这时间去找他。”加尼玛尔愤愤的将手头的纸扔到桌上,“我还得帮那个老太婆灭白蚁呢。”




12.




“认识您是件十分荣幸的事,福尔摩斯先生。”亚森罗平说道,他靠在塞纳河兑换桥的墙上,“这世上再没有像您一样的人了。”




“我也是,先生,”福尔摩斯答道,他手中是克尔曼夫人家的红宝石,“我会记得您的。”




“这故事并没有结束?”




“没有。”福尔摩斯答道。




亚森罗平微笑起来,他一头跳进了河水。




13.




在他混沌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圈光晕,接着有张人脸若隐若现。他眨眨眼,接着老逃犯的脸变得清晰无比。




“沙....沙威?”




“你?”沙威惊叫道。




冉阿让手中的蜡烛几乎掉在地上,他瞪着对方的目光仿佛是看见了天方夜谭。




他们彼此沉默着,思维从最初的惊愕渐渐平静下来。储藏室中只听见他们轻轻的呼吸声。




沙威意识到冉阿让现在可以说是完全占有了自己。




“我..我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会见到您两次...”冉阿让开口道。




沙威知道他关注的重点不对,但他还是忍不住问,”这话怎么说?”




“那个来警署找您,并劝说您换便装去圣德尔大街三号大楼的人,是我...”




“这不可能,”沙威叫道,“如果是你的话,我会认出来的。”




“那位福尔摩斯先生,替我伪装了一下。”




此时沙威唯一能想到的是:




操*他*妈*的英国佬。




14.




“福尔摩斯,你觉得我写的这个新故事怎么样?”




“你可能会嫌我又说这些老掉牙的话,华生,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我希望你的作品是教科书般严谨的记叙,而不是浪漫主义的拼凑。”




“我浪漫主义?哦,福尔摩斯,我已经数不清楚这是你第几次故意放走一个罪犯了。”华生反驳道,“更何况,没人会付钱看教科书的。”




“这是时代的没落啊,华生。”福尔摩斯喝了口茶,虽然他这么说,但是他望向华生的目光里沉淀着满足的光彩,他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说道,“或许我们可以继续小提琴课程了?”




15.




“亚森,你觉得我写的这个新故事怎么样?”




“棒极了,莫里斯,现在我们一起去吃晚餐吧。”




16.一个不可能发生的完美结局




沙威和冉阿让和着福尔摩斯的小提琴声一起唱小星星,华生一边充当观众,一边润色他的故事。黑夜里,加尼玛尔探长在一幢办公楼里搜寻亚森罗平的踪迹。






(或许有一天我会把它扩充成长篇?)





热度(68)

  1. 洞庭水上一株桐叮铛小铃儿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了...赞美太太...Je t'aime什么的好甜
  2. 叮铛小铃儿洞庭水上一株桐 转载了此文字
    接着太太继续2333 1.假设故事发生在莫里亚蒂死后,没有街垒,没有交火,只有英吉利海峡两边几百年积...
© 洞庭水上一株桐 | Powered by LOFTER